达摩祖师传授武术给弟子了吗?——关于《共话达摩》的一点看法

...定慧2010-12-27 21:15

关于《共话达摩》的一点看法

/ 定慧

在《禅文化周刊》第二期《共话达摩》,关XX先生撰写达摩传记一事,作为三宝弟子,有义务谈点不成熟的看法。印度XX先生提到“菩提达摩将武术教会给他的弟子”的说法没有任何根据,完全是一种推测。在辩论中某些人提到“中华武术源于印度武术”的提法更是错误。

其一;达摩大师的历史资料在印度没有任何记载,印度XX先生对达摩大师毫无了解,他自己也讲“对菩提达摩的族属以及与印度武术的联系只是一种推测”。试问作为一个对对方毫无了解的人,怎么有可能写好他的传记?假设和推测怎能代表传记。

其二;达摩大师与少林武术毫无关系,(一)达摩大师不是少林寺的常住,只在少林寺旁边的山洞闭关修行,与少林寺无传法的关系。(二)达摩大师对他的弟子都未传授武术,再说达摩大师传法是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,既然如此,他怎么可能将武术传授给与他毫无关系的外人呢?(三)历史资料表述的只是达摩祖师极深的禅定,并未表述过达摩祖师的武功。(四)少林寺的武术很可能是少林寺住持慧光法师发展起来的,因为慧光法师本身是武术家。其三;达摩祖师传授的是大乘佛教顿悟法门。达摩四行观中教导后人的是“舍妄归真,凝住壁观,无自无他,寂然无为”,提倡的四行观是“报冤行,随缘行,无所求行,称法行”。达摩血脉论中教导的是“以心传心,心即是佛”“见性成佛”。达摩悟性论中教导的是“以寂灭为体,以离相为宗”“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”“不忆一切法乃名为禅定”“离诸动定名大坐禅”“不见一切法乃名得,身灭道成”。达摩破相论中教导我们要“了心修道,摄心内照”。

从以上种种教导中表明:一,达摩祖师传授的是心法,是出世间法,是无为法,而武术是世间法,是有为法。二,武术本身就带有一种进攻性和防卫性,必然会起贪心和嗔心,而达摩祖师教导我们“绝三毒永使消亡”。三,达摩祖师教导我们要“念念归静,心心入空”,而武术无时无刻不在动,这两个法门完全相反,绝不可以融为一体。四,达摩祖师是以极深的禅定内功来调身健体,而武术是以有形的肉体运动来强身健体。

综上所述:少林武术不应该是达摩大师传授,达摩大师传授的是大乘佛教顿悟法门。传记应该记载历史真实面目,绝不应该假设和推测,如果像印度XX先生这样写传记,如果发展下去,达摩祖师传法的真实性就会走偏。

选自《禅文化周刊》第六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