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净的“净人”

...破竹2018-09-16 07:59

净人,就是在僧人身边为僧人服务,以护僧人守戒,避免僧人因不净行而犯戒的在家居士。律云:“谓为僧作,免僧有过,故名净人。”

 

净人所行是净业

 

早在佛陀时代,即有净人出现。《五分律》云:“富兰那语迦叶言……受无净人净果除核食之。”

中国寺院的净人,可见的记载始于晋代。《法苑珠林》录有“晋滕普见净人为沙门行食”一事。晋代以后,关于净人的记载渐多。

净人的作用,是“为僧作净”、“供给比丘”,日常事务,就是做僧人不能做的一些事,从而使僧人行持清净,所以称为“净业”。

比如僧人“不自熟食”,即不能亲自做饭破坏生种(例如苹果有籽可做种子,需作刀净、火净、爪净等来破相去除生气),所以由净人来准备寺院的每日斋饭;僧人“食时须手授、坐不动身”,所以由净人来为僧众行堂;僧人“不捉持金银宝物”,所以由净人接受施主委托来置办僧团日常必需品等。

僧人违背佛制,行持非法,称为“不净业”。而金银、奴婢、牛羊等,为佛所说“八不净物”。

所以僧人的“净”与“不净”,是按佛教戒律来定,奉行者为“净”,违反者为“不净”,故佛教中有“持戒清净人所奉”之语。

净人分为多种,各自侧重不同。有单纯对僧团内务作净的,也有在僧团与外界信众之间作净的,这类净人,更多的是处理供养事务、与社会对接等。

所以,净人是个重要的角色,他必须清楚了解僧人所守的“金钱戒律”等,如法护持僧人持戒,令僧清净;同时也使信众的供养如法圆满地完成。

 

净人如法才干净

 

作为净人,首先需要自身是净的,就是要“信佛”,是真正意义上的深信,如菩萨般畏因。谨慎万分,才不会在培福中反犯下罪业。

为僧服务的净人,既不可代僧接受“供僧的金钱”,也不可接受“为僧置办物资的钱”,只可接受“供僧物资的置办委托金”。言语上的不明显差别,代表着如法与否。

不如法事例1

信众:“我想给寺院捐点儿钱,交给你。”

净人接受了钱;此为不净业。

不如法事例2

信众:“我想供养,这钱给你,寺院缺啥就买点儿啥。”

净人接受了钱;此为不净业。

不如法事例3

信众:“我想建庙,这钱交给你。”

净人接受了钱;此为不净业。

如法事例1

信众:“我想供养寺院大米,委托你帮我办理,这是买米的钱,交给你。”

净人接受了委托买米的钱;此为净业。

如法事例2

信众:“这是四事供养(即供养衣服饮食卧具医药)的钱,交给你,委托你帮我办理。”

净人接受了委托购买四事物品的钱;此为净业。

如法事例3

信众:“我想建庙,这钱给你帮我买建材供养寺院。”

净人接受了委托购买建材的钱;此为净业。

以上委托净人办理供养的事例,如法与不如法的根本区别有两点:

一、不如法的是“供养金钱”,不管这个钱是用来做什么的;而如法的则是“供养物资”,即在对话中明确出现某种物资(如大米、建材等)。

二、施主将置办物资的委托金交给净人,净人和施主二人之间是“委托行为”,不是“供养行为”。施钱为不净施,僧人和净人都不能接受。

 净人对于不熟悉的信众,必须明确判断他的供养动机是否清净,是想供养物资还是供养金钱。因言语上的千差万别,有些模糊的语言,传递的是习惯性的不如法信息,对此净人绝不可接受相关金钱。

如陌生的信众会说:“我想建庙,这钱交给你。”或说:“这是买建材的钱,交给你。”这通常是要布施钱,净人不可以接受。

而熟悉的信众也会拿出钱说:“这是建庙的,这是买建材的,交给你。”而该信众的真实意图是“供养相关物资,交给你帮我办理”,但因多次委托净人办理,因而言简意赅。

净人必须清晰判断对方的知见和意图,确定该资金的传送是否清净。如能明确是供养物资,便可接受委托,让其写下“供养物资委托办理说明”;如不能明确其意图,则必须拒绝接受相关委托。

《分文不取》:“假如国王、大臣、婆罗门或居士将买袈裟的钱托付使者:‘用这笔钱买袈裟,供养某某比丘。’该使者来见比丘,说:‘尊者,我为您带来买袈裟的钱,请接受它。’比丘告诉使者:‘我不接受买袈裟的钱,我接受适时如法供养的袈裟。’”

“‘用这笔钱买一件袈裟,供养某某比丘。’(在戒条里提到)这话显示施主送钱的动机清净。如果施主派遣使者时说‘将这笔钱给某某比丘’,那么,这笔钱是不清净地被传送,因为涉及不如法的钱,这种情况下,比丘绝不应指出谁是他的净人。” 

净人可以由僧团指定,也可以由施主临时委托指定。但不管哪一种,切记净人只是护持僧人的在家居士,他并非僧团的一员,所作所为都属个人行为,不代表僧团。

信众供养三宝,供僧一项,佛规定可“四事供养”,即包括衣服、饮食、卧具、医药四大类。信众可自行采买四事物品直接给僧人;也可以委托净人代办,以便使供养的物资合理均衡,按需置办,不至过度或欠缺。

信众与净人的“委托行为”一旦完成,信众即可告知僧人,供养物资的委托金在净人那里,需要物资时就通知净人。而当僧人需要物资时,反复几次未能从净人那里得到,便可告知信众,让信众从净人那里取回他的委托金,以免丢失。

净人不可为僧团去攀缘

 

僧人以乞食为生,可以乞化饮食,以维持身命来修道,除此之外不攀缘、不化缘,随缘度日。因此作为僧人身边的净人或护持居士,绝不能以供僧的名义去向外攀缘,以免被人误解是僧人变相委托他人为自身谋求利益,从而让人讥嫌,折僧刚骨,污僧清净。

只有当信众明确表示欲发心供养时,净人才可以根据僧人需要,与信众商讨供养哪种物资合适;或建议信众“普同供养”(即供养佛法僧均可),接受其购物委托金,以待寺院需要时再置办物资如法供养。

作为净人,不能以暗示、利诱、劝导等种种方式,攀缘募化,为利而丧志失节,从而影响僧团声誉。

净人受信众委托代办供养,可能会将钱先存入银行,那么一定要有一个特定的账户,存款的利息也要纳入供养当中。同时明确专款专用,免错因果。

三宝地培福不难,造业更是容易。做干净的净人,让身心清净。

 

附:在家施主须知

 

《分文不取》列出了在家人必须谨记的要点:

 

你知道佛陀不允许比丘与沙弥接受金钱吗?你必定注意到绝大多数的比丘接受并使用金钱,这是导致佛陀的教法衰没的原因之一。借着了解应如何供养佛陀许可的必需品,你能帮助护持佛陀的正法久住。

 

1、绝对不可以供养金钱给比丘,只可供养佛陀允许的必需品,像:袈裟、药品、书籍、或车票、船票、机票。如果你不确定比丘需要什么,你可以问他,或邀请他有任何需要时可以向你开口要求。

2、供养比丘必需品的基金可以由净人保管。净人的职责是购买必需品,然后供养给比丘或全寺的僧众。不应问比丘:“我该把这笔钱交给谁?”如果你这样子问,比丘则不被准许说出净人是谁。你应如此问:“我想供养给您,请问谁是您的净人?”

3、将钱交给净人,并教导他如何做之后,要通知比丘说:“我已经托付了必需品的基金若干元给你的净人,当您需要必需品时,可以向他要求,他会供养必需品给您。”

4、如果你已经知道比丘的净人是谁,你可以直接将钱托付给净人,然后像上述第3条那样通知比丘。

请仔细阅读上述要点,并记住该说的话。上述的步骤是佛陀允许的门答迦许可:

“诸比丘,若有信敬佛法的居士将金钱托付给净人,交代他说:‘请用这笔钱供养如法的必需品给这位尊者。’

如是,诸比丘,如来允许诸比丘接受得自那笔钱的如法必需品。然而,诸比丘,无论如何,如来绝不允许诸比丘接受或寻求金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