菩萨想灭了比丘吗?关于僧人的“金钱戒”

...破竹2018-09-16 07:59

菩萨若受菩萨戒已,应受应畜憍奢耶敷具,至百千万数金银亦尔。

声闻之人但为自利,是故如来不听受畜。

菩萨不尔,为利众生是故听畜,不得不受。

——出自瑜伽部《菩萨善戒经》

   

一直以来,常有人搬出《菩萨善戒经》上面这段文字,以“大乘菩萨可以接受金钱”,来否定比丘僧的“不捉持金钱戒”。那么,真的是这样吗?


戒为止恶。比如不杀生戒,止的是杀生之恶;不饮酒戒,止的是饮酒之恶。同样,出家沙弥及比丘的“不捉持金钱戒”,止的是“持金钱之恶”。

佛是大智慧,为了救众生解脱,先令众生远离恶业,身心清净,才能趣入泥洹。如在《佛遗教经》中,佛告比丘:“不得贩卖贸易,安置田宅,畜养人民、奴婢、畜生。一切种植及诸财宝,皆当远离,如避火坑。”

佛说“佛不在世,以戒为师”。这不是光嘴上说说而已,而是确实要视每条戒都如佛、都是师,都能够教我们体悟大道,息灭三毒,获得清净。

戒如地基,即便是你建成一座百层大厦,也不可能把地基毁掉。毁了,便是楼塌地陷。所以五戒、十戒,不饮酒、不捉持金钱等等,都是佛弟子赖以提升道业的基础和根本。

因此,出家人和在家人的区别,除了外在形象的变化,就是内在戒律的提升。根本上的不同,就是在八关斋戒基础上增加一条:“不捉持金银生像宝物。”由此而成出家沙弥。也就是说,“金钱戒”,是区别在家和出家修持的标准界线。

《杂阿含经》云:“若自为己受畜金银宝物者,非沙门法、非释种子法。”

既然“金钱戒”是标志出家身份的重要戒律,那为什么会出现《菩萨善戒经》中“受菩萨戒应受金银”的说法呢?佛会毁了自己亲自制定的戒律,否定“为自己受储金钱非佛教沙门”的教言吗?

佛陀自然不会有这样的不圆融。那么,难道是菩萨看不起声闻,想以“持金钱之恶”来回应佛的“非沙门法”,就此灭了比丘不成?


一、瑜伽和梵网的区别

菩萨戒,通出家和在家受持。菩萨戒本,共有六种,主要分为两大类:一为“梵网菩萨戒”,取自《梵网经》,为佛亲口宣说,佛也诵此戒;一为“瑜伽菩萨戒”,取自《瑜伽师地论》,是弥勒菩萨根据经藏辑录。

另有上面提到的《菩萨善戒经》,通常将它归属于瑜伽一类,但其却颇有不同,只通出家受持。

中国汉地僧众所受的三坛大戒,菩萨戒均为梵网菩萨戒。而瑜伽菩萨戒,除了在古代南北朝有过记载,再就是藏传佛教或有受持,但在汉传佛教中并未得到弘传。另有一“在家菩萨戒”,则是取自于《优婆塞戒经》,专属于在家人受持,与此处所说的菩萨戒不同。

关于“瑜伽”和“梵网”的区别,曾就此请教过出家师父,可大致了解一下。

瑜伽菩萨戒侧重在家为多。如前四重戒,就重点针对在家人受持。还有一些开缘,非凡夫能及。如轻戒中的“菩萨处在居家,见有母邑现无系属习淫欲法继心菩萨求非梵行,菩萨见已作意思惟,勿令心恚多生非福……住慈愍心行非梵行。”

就是说受瑜伽菩萨戒的在家人,可以以慈愍心开缘行淫或邪淫。这和梵网菩萨戒的绝对不淫,有所不同。

有一种说法,瑜伽菩萨戒的这类性罪开缘,是“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”,指的是菩萨五十二阶位的地位菩萨境界。比如要求瑜伽菩萨“于诸性罪少分现行”,大概是阿赖耶识已少有杀盗淫妄的种子,已经不起因相不受果报。这岂是凡夫所能为者?

再如开缘杀生:佛的前世为菩萨时,为救一恶商不造杀业免堕地狱,同时也为救更多生命,所以以大悲方便断其性命,由此虽杀生,但于不杀生戒却无所违犯,反有功德。

所以瑜伽菩萨戒的这种许开性罪的突出特点,颇多争议。有些戒条,非凡夫所能受持。

而梵网菩萨戒,戒条侧重出家为多,杀盗淫妄等是其重戒,更适合大众受持而能得戒。

至于《菩萨善戒经》,虽然有的将其归为瑜伽类,但它属渐次戒,颇有不同,后面再说它。

回到“金钱戒”。在广大僧众受持,乃至佛也半月半月自诵的“梵网菩萨戒”里,没有任何一条戒提到了出家菩萨可受持金钱。而在《菩萨善戒经》里则提到,受了菩萨戒,“应受应畜憍奢耶敷具,至百千万数金银亦尔。”

憍奢耶敷具,是指蚕丝所作的敷具,也说是三衣。这和“金钱戒”一样,本是出家僧人的戒律,因比丘乞绵、茧,导致施主多杀蚕始成,所以佛制此比丘戒。

那么,为何受了《菩萨善戒经》的菩萨戒,就要多牺牲蚕命来受此憍奢耶敷具,乃至受储比丘遮止的金钱呢?经言,“为利众生是故听畜,不得不受。”


二、利益众生和利益自己

菩萨戒,主要戒摄心念。如果没有将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金钱等“止恶”到非常清净的境地,恐怕难有定力控制不起恶念。

对于接受憍奢耶敷具这类蚕丝衣,《楞严经》中说:“若诸比丘,不服东方丝绵绢帛……于世真脱,酬还宿债,不游三界。”

《楞严经》是正法的代表,它明确说明了不使用丝绢的比丘是真解脱者。脑子愚笨,还想不出比不伤害蚕命更能利益众生的事情是什么,或许接受憍奢耶敷具不是为了自己使用,而是去为了救更多的生命。

同样,金钱本属“八不净物”,佛戒遮止,《菩萨善戒经》却规定菩萨为利益众生不得不受。那么,怎么才是利益众生、饶益有情呢?比如施主说:“师父,这钱供养你。”或说:“供养僧团。”接受了,这是利益众生吗?

显然不是。

这钱是供僧的,花不花都是在利益自己。存上,是僧人的私房钱;不存,为僧买一支牙膏、一张车票、一棵白菜、一块砖,便都是在利益自己,而非利益众生。

你肯定会说:“接受金钱供养是为众生种了福田,这不是利益众生吗?”

当然不是。

如果僧人接受金钱供养就算利益众生,那么沙弥、比丘直接接受金钱就是了,没有必要受了沙弥、比丘戒的“金钱戒”后,再受个菩萨戒把“金钱戒”毁了,才算成为福田,利益众生。这个弯就拐得太可笑了。佛菩萨有的是智慧,可不是没有智商。

如果是这样:“师父,这钱给你,用来造佛像、印经书……”这应该属于利益众生。一个僧人,修桥补路、帮穷助贫不是他的本业,建造佛殿、弘扬佛法,为佛教事业付出身心才是他利益众生的本分。

所以僧人如果接受金钱,不是供养给僧人的,而是供养佛、供养法的,用来造佛像、建佛殿、印经书……这才属于“为利众生,是故听畜”。因为信众供养三宝,佛和法是可以用金钱供养的,僧却因自身的“金钱戒”而必须以四事物品来供养。

为了利益众生,菩萨戒僧人接受供养佛和法的金钱——其实是“只受不接”,因为还有沙弥、比丘的“不捉持金钱戒”,接了,就是捉持,就犯了戒。就等于用菩萨乘灭了比丘戒,行了“非沙门法”。

那么,不接怎么受呢?这就需要来了解佛教的一个重要角色:净人。


三、怎么受和不得不受

早在佛陀时代,即有“净人”出现。谓为僧作,免僧有过,故名净人。净人,就是护持僧团的在家居士,他的作用,是做僧人不能做的一些事,是为僧作净供给比丘,从而使僧人行持清净。

中国寺院的净人,可见的记载始于晋代。《法苑珠林》录有晋滕普见净人为沙门行食一事。晋代以后,关于净人的记载渐多。

净人不是僧人的跟班,他是佛教的护法,是护持三宝的四众弟子之一,所行的是净业,是发心为佛教、为众生服务的菩萨行。

净人的存在,护持了僧人的清净戒行。《涅槃经》云:“如来观知所有弟子,有诸檀越供给所须令无所乏,如是之人,佛则不听受畜奴婢、金、银、财宝、贩卖市易不净物等。”

“若诸弟子无有檀越供给所须,时世饥馑,饮食难得,为欲建立护持正法,我听弟子受畜奴婢、金、银、车乘、田宅、谷米,贸易所须。虽听受畜如是等物,要当净施,笃信檀越。”

要当净施,笃信檀越”,这就是接受金钱等“不净物”的关键,即让可靠的护持居士来作“净人”,协助施主和僧人完成金钱等不净物的“净施”。

也就是通过僧人戒律中的“说净”,告诉施主:“此(金钱)是我所不应,汝应知之。”然后由净人来帮助施主将“不净物”转化为“净物”供僧,此为“净施”。

《涅槃经》是佛所说的最后一部经,是佛教的重要经典。佛说只有当“时世饥馑,饮食难得”时,为了建立并护持正法,僧人才不得不随缘接受金银、田宅等,通过净施法,由净人储备保管,以待换取生活必需品。

比如在虚云老和尚等一些高僧身处的战乱年代,世多饥馑,人烟稀少,便属佛所说的“时世饥馑,没有供给,饮食难得”的范畴。而如果是在和平盛世年代,饮食等四事供养很容易就得到,便无此开缘。

参考了《涅槃经》的“难缘”和“净施”,我们就容易理解什么是“为利众生是故听畜,不得不受”了。中国的文字很有意思,含义颇多,“不得不受”,便包含了这条戒的两种含义:

1、不可不,必须的意思。就是前面说到在施主表达想要造佛殿、佛像、佛经时,拿钱给僧人,僧人不可以嫌恨心或恚恼心违拒不受,置之不理,而应告诉施主:“你找某某净人,他会帮你完成这份发心。”或告诉施主该去何处供养佛和法。

2、不得不,无可奈何的意思。这就是佛所说的“难缘”时,在饮食难得的饥馑年代,僧人为了护持正法,不得不通过净施,由可靠的净人保管这些“不净物”,然后为僧人和僧团换取生活必需品。

所以,如果僧人既无“净人”,又无“难缘”,便必须持守“金钱戒”,不得去受,更不可捉持。


四、这是一条无法受持的戒

最后要说明,这是一条无法受持的戒。

“菩萨若受菩萨戒已,应受应畜憍奢耶敷具,至百千万数金银亦尔……”《菩萨善戒经》这个戒,大概既没人受持过,现今也无法受持。

首先,它是佛前自受,不同于瑜伽和梵网的师授。“十方佛菩萨以他心智观我心,我有真实心,当知已施我戒。怜愍故,今我无师,十方佛菩萨为师。第二第三亦尔。尔时十方佛菩萨即作相示,当知得戒。”

受戒时,必须在境界中得到佛菩萨回应,才能得戒。否则不得戒。 

而且受戒时,“譬如重楼四级次第……欲受菩萨戒,应当至心以无贪着舍于一切内外之物。若不能舍不具三戒,终不能得菩萨戒也。”

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把包括“不捉持金钱戒”的所有声闻戒——居士五戒、沙弥十戒、比丘二百五十戒持守到无犯、至心无贪,不具备这三戒的净持,而起一丝为己的贪念,是得不到这个菩萨戒的。

所以这条戒,不是常人所能受得。当今的中国僧人既不去受,也就无从说持。即便有人真能受持此戒,也须“要当净施,笃信檀越”,就是在面对金钱供养的时候,要具备“净人”及“难缘”。

所以,“大乘菩萨可以接受金钱”的说法根本不成立,僧人捉持金钱即为犯戒。


五、别太把自己当回事

虽然说清了这条戒,但你又肯定会说:“很多高僧大德摸钱不也照样度化众生吗?”

没错,大德或许摸钱,但你并未亲见他是摸了一时还是摸了一世。更何况,大德是大根机,他的内心或早已远离了金钱,清净无染,息灭贪竟。所以还是不要妄自去和大德相提并论了。鸠摩罗什尊者还曾不得不娶妻,难道你也要向大德看齐,让所有的僧人都娶妻吗?

佛法是以戒为师,依法不依人。

《涅槃经》云:“祇洹精舍有诸比丘,或言金银佛所听畜,或言不听。有言听者,是不听者不与共住、说戒、自恣,乃至不共一河饮水,利养之物悉不共之。汝等云何言佛听许?佛天中天虽复受之,汝等众僧亦不应畜。若有受者,乃至不应与共说戒、自恣、羯磨、同其僧事。”

末法时期,斗诤坚固。佛法传入中国时,第二次结集早已如过眼云烟,即便是七百罗汉已经判定了“接受金银非法”,但佛教末法的形成,已是挡不住的法运洪流。

宣化上人开示:“如果每个出家人能持银钱戒,能坐禅,能日中一食,能时刻搭袈裟,严持戒律,就是正法住世。正法住世,也就是时刻依佛所教,躬行实践。”

严持戒律,才能令正法住世。佛戒不可更改,即便是菩萨,也没有资格去更改比丘戒,毁掉或更改佛戒的都非菩萨。

说到资格,非常惭愧,身为在家白衣,对自己的那几条在家戒还没有持好,哪有什么资格来妄谈出家戒呢?

之所以“不得不”说,是想提醒如我等的凡夫俗子,几斤几两自己是最清楚的,佛言“汝意不可信,得阿罗汉已,乃可信汝意”。如果不是颠狂之心生起,还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,来非议佛戒,诋毁具戒比丘。

《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》云:“若诸众生,于声闻乘、独觉乘法,未作劬劳正勤修学,根机未熟,根机下劣,精进微少,而便听受微妙甚深大乘正法;如是众生实是愚痴,自谓聪睿陷断灭边,坠颠狂想执无因论,于诸业果生断灭想,拨无一切善作、恶作,妄说大乘,坏乱我法……由是因缘,多百千劫没众恶趣,从暗入暗,难有出期。”

佛法本无大小,只是心有大小。来果禅师云:“悟大乘,行小乘,小乘步步是大乘。”弘一法师开示:“就普通说,菩萨戒为大乘,余皆小乘,但亦未必尽然,应依受者发心如何而定。我近来研究《南山律》,内中有云:无论受何戒法,皆要先发大乘心。由此看来,哪有一种戒法专名为小乘的呢!”

修行要老老实实,以戒为师。就算是修小乘,让你今生成就个阿罗汉,难道你还不乐意吗?只怕是妄说大小,半乘不乘,罗汉未成反成罗刹。

最后,再重温一遍《楞严经》中佛所教言:“云何贼人假我衣服,裨贩如来,造种种业,皆言佛法。却非出家具戒比丘,为小乘道。由是疑误无量众生,堕无间狱。”

看来,不是菩萨想灭了比丘,而是魔子想灭了佛法。